委蛇与止息

【GGAD】阿不福思养鸡事件

关上门:


*上次骑羊之后两个人相熟,来自一个忍不住秀魔法的盖勒特和一个看见盖勒特的本领暗搓搓欣赏却一定要怼回去的阿不思
*两个爸爸养儿子却为了一争高下把儿子忘掉的故事(并不
*坚决要吃鸡肉的阿不福思和努力做一个好爸爸老猫

夏天的雨来的急,下的也凶猛,幻影移形的声音被淹没在雨点撞击地面的声响中。两个人影出现在巴希达·巴沙特的屋门前,相互搀扶跌跌撞撞的向屋内跑去。
“别从前门进,会被姑婆抓到的!”盖勒特紧紧的抓住阿不思的手,在他耳朵边吼道。
阿不思有些犹豫的抬着头了盖勒特一眼,雨水从他红色的发丝上聚成小溪留下。不过他最终没有对偷偷溜回家表示抗议,盖勒特偷偷的松了一口气,两个孩子手挽着手并排跑向后门。

阿不思哆嗦着从湿透的口袋中扯出绞进衣服里的魔杖,却听见“咔嗒”一声,窗户的锁已经被打开了。盖勒特站在一边,神奇的像一只骄傲的雄孔雀——如果没有被雨淋的睁不开眼的话,他的骄傲一定会更有说服力。
“你的无杖魔法实在让人不敢恭维。”阿不思说,“要是我,绝对不会冒着把巴希达吵醒的危险去实验。”
“天啊阿不思,”盖勒特翻进屋,也不费力去压低他的声音,“我以为这只是因为你无杖魔法精准度不够而已。”
阿不思冷哼一声,右手食指在盖勒特湿透的衣服上点了点。盖勒特感到一股暖流通过,等他反应过来之后,他的衣服已经干了——简直像是刚刚从暖箱中拿出来一样。
“并不是只有你也一个人擅长这些小魔法,阿不思。”盖勒特说,他轻轻的挥起魔杖,客厅长桌上的灯亮了起来,柔和的光芒下盛满着美味食物的盘子热气腾腾。
阿不思的肚子叫了一声。梅林在上,他确实很饿,从上午一时好奇跟着盖勒特进到了那个地方之后就再也没有吃过东西。但是此刻,他严肃地想,他似乎更应该保持一些矜持和专业,毫不客气的指出盖勒特这次炫技完全没有任何技术含量,骗不过霍格沃茨学生的眼。这只不过是许多简单的家务魔法叠加在一起,并不是盖勒特打败自然常理凭空变出了食物。
也许这些叠加也是一种了不起的魔法成就,但是阿不思下定决心不让那个骄傲透顶的混账察觉出来自己的欣赏。
“梅林啊,盖勒特,我希望你还记得现在已经凌晨一点了,我们吃不了这么多东西。”
“不,”盖勒特喝了一口浓汤,说,“我只是为了安慰自己劳而无功的一天。”
“是的,”阿不思挖苦道,“本来我们可以按照巴希达的安排去麻瓜的集市,买上一大袋子糖果和蛋糕,还能给阿不福思带回来一些啤酒,然后在暴雨前安安心心的窝回自己的扶手椅上。”
“你不要说话!”盖勒特愤怒的大喊道,“别以为我不知道!我提出来去冒险的时候,你比谁都高兴!你才不是为了巴希达的嘱托跟着我的,你只是对我好奇而已!”
“对你做的事情好奇而已!”阿不思坚持纠正道。盖勒特被他噎了一下,难以置信的瞪着他,似乎在考虑为什么他会特意关注这句话。
“所以我们疲惫了一天,你到底找到了什么?”
阿不思问道。
“我并没有找到我想要的。”盖勒特脸上写满了不悦,“我只找到.....梅林啊,我只找到这么一颗蛋。”
他把那颗蛋拿了出来,放在阿不思的手边。疲惫不堪的阿不思本来想拿起那块面包,却一不小心拿走了那颗蛋——差点硌碎了他的门牙。
“至少我们明天早上被巴希达赶出门之后可以添一道菜。”他愤怒的瞪着开怀大笑的盖勒特。
“这颗蛋出现在那里一定是有原因的。”盖勒特坚持说,“我最亲爱的阿不思,也许你看不出来,但是没关系,你有一个魔法精湛的我就够了。”
“是的盖勒特,”阿不思说,“我一直觉得你是一个很厉害的巫师。”
这实在是太不可思议了。盖勒特傻乎乎的张大嘴,看着阿不思。
“真的?你真的这么觉得?”他的声音中带着显而易见的狂喜。看到阿不思没有回应的意思,他主动凑上前,热切而又真诚的握住对方的手。
“阿尔......”
阿不思冷静的甩开了对方的手,拿起一个小面包,说:“作为一个精通魔法的巫师,记得把桌子收拾干净,别让巴希达发现我们吃了过量的火鸡肉。”
他转身就回客房睡觉去了。

巴希达的猫很早就醒了。和往常不一样的是,它先认认真真的检查了一遍自己的毛。盖勒特那个混账小子昨晚突然袭击了它,不知在它身上下了什么咒语。安全起见,它想,还是要检查一番。
所幸那混账似乎除了昏迷咒以外没有对自己做些什么。老猫得意的哼了一声,却在低头的一瞬间腿软了。
它的脚下,是一颗蛋!
昨晚在它昏迷的时候,它下了一颗蛋!
盖勒特那小子的咒语,让它突然下了一颗蛋!
老猫一屁股坐在猫窝边缘,大脑一片空白,震惊的浑身发抖。直到巴希达巴沙特的脚步声响起,它才稍微有一点点意识。
如果让巴希达看到了,它可能会作为一只会下蛋的公猫被记入魔法史!它虽然一直坚信自己会被写入魔法史,但不是以这样的方式!
老猫惊恐的呜咽一声,强忍着浑身无力爬起来,为了自己的名声,它决定抛弃这个刚出世的孩子。
它瘸着腿(没错,过度惊吓让它连路都不会走了)偷偷的带着蛋溜出家门,试图给这个蛋一个合理的归宿。

“梅林啊,盖勒特,大清早你又在发什么疯!”巴希达看着徒手拆猫窝的盖勒特惊讶的叫道。
盖勒特顾不得解释,风一样狂怒的冲劲客房,冲正在穿裤子的阿不思大吼道:“我们的蛋不见了!”
阿不思被他吓得手一滑,裤子差点掉了。不过片刻之后他就找回了属于自己的风范,慢吞吞的套上上衣和外套,看着盖勒特心急如焚的在屋里打转:“那只该死的猫……我就知道不应该把蛋塞进猫窝里......”
“你为什么要把一颗不明来路的蛋塞进猫窝?”阿不思头疼到,“猫并不会孵蛋呀!”
“不需要你质疑我!”盖勒特突然跳起来,“一个最简单的追踪咒就可以解决!”
阿不思匆匆跟着盖勒特出了门,只是越往后他的脸色越差。
“盖勒特,亲爱的,”他拉着盖勒特的袖子苦苦哀求,“你不能闯进我家的鸡棚.......每天早上这个时间,阿不福思都要来鸡棚里和他的母鸡们在一起!”
“他会发现那颗长得不一样的蛋的!”盖勒特说,“那颗蛋很容易被发现!我不希望阿不福思把它拿去煮早餐!”他强调道。
“梅林啊盖勒特,”阿不思说,“还有我呀!我绝对不会让他吃那颗蛋,除非我希望自己的弟弟没有门牙!”
“当你让他从山羊身上摔下来时,你就已经这么希望了!”盖勒特说。
“我只是和他开一个玩笑!”
几个飞来咒实验下来,那颗神奇的蛋仍然没有动静。盖勒特已经失去了耐心,闪身冲进来鸡棚,丢下几个无声咒就开始寻找。阿不思心中暗暗叫苦,也连忙跟进来。
“盖勒特,”他低声叫道,为可能到来的麻烦事头疼不已,“你快一点!我听到阿不福思的脚步声了!”
“我们不能用遗忘咒解决他吗?”盖勒特骂道。
“想都不要想!”阿不思有些生气,“永远也别想对我弟弟施咒!”
“说的到好听!是你上次消隐无踪了他的内裤的!”
“那不一样!我是他哥哥!”阿不思坚定而又理直气壮地回击。
“盖勒特!在这里!”阿不思从稻草下面摸到了那颗蛋,“快用幻身咒!来不及了!”
确实来不及了。阿不福思突然一脚踹开鸡棚门,大喊道:“偷鸡贼!我抓到你了!”
阿不思被他的气势震了震,突然觉得自己弟弟在守护鸡棚时也暴露出了一点拯救世界的潜质。
他突然觉得自己怀里的蛋跳了一下,等他反应过来时阿不福思和盖勒特的魔咒已经撞在了一起。怀里的蛋在强烈的魔力波动下震动着,阿不思一下没站稳,顿时被吸了进去。
“......”
阿不福思愣愣的看着阿不思消失,一下子停了手里的动作,冲盖勒特吼道:“你把我哥变哪里了?”
盖勒特瞪着阿不思消失的地方,也有些不知所措。
“我不知道......”他慌乱的说,“阿不思生气了……他走了......”
我没走,我被这该死的蛋封了进来。如果我现在还能动的话早就拿着魔杖抽你脸上去了。阿不思气鼓鼓的想,在地上滚了滚。但是不幸的是两个人并没有注意到地上这颗倒霉的蛋,盖勒特慌张之余居然还踩了他一脚!
阿不思跟着蛋一起骨碌骨碌滚到墙角,头晕眼花,一下子也顾不得管那两个鸡飞狗跳的男孩。反正不用看,阿不福思不是在拆鸡棚,就是要拆盖勒特。
希望盖勒特别还手,否则自己出去了绝对不饶他。他不信自己一个霍格沃茨的最佳施咒手治不了这小子。

阿不思绝望的趴在蛋壳上看着外面的世界。盖勒特把蛋揣在兜里揣回家,匆匆忙忙的塞回猫窝。阿不思猝不及防,被捂了一脸猫毛。
“出去之后别让我看见你!”阿不思在心里骂道。
但是急的发疯的盖勒特和阿不福思并没有注意到这些。阿不福思坚持认为阿不思偷鸡蛋被抓,幻影移形跑了(阿不思:( ̄∇ ̄)???)盖勒特则是心急如焚想要检查魔蛋,却被阿不福思拖着不准走。
其实外面的人越急,阿不思心里却是越没底。他不了解这个蛋,更不知道有什么忌讳的地方。在那个地方盖勒特用魔力浇注了这颗蛋,把它取了回来。而此刻,他能感觉到蛋壳中有着另外一个心跳和他比邻而居。盖勒特的魔力滋养着它,但是它不知足,一点一点的向被困住手脚的阿不思靠近,贪婪的吞噬着他的魔力。
在阿不福思“偷蛋贼”的嚷嚷中盖勒特开始研究这颗蛋。他狠狠的在桌子上磕了一下这颗蛋。阿不思感到自己的脸贴在了桌子上,差点没骂出来。而隔壁的那个小东西似乎更惊慌,开始不安地晃动着。
阿不思有那么一刻有些心软,虽然对方还在吸食着他的能量,但他也没把对方当成威胁,而是传递了安抚的魔力过去。果然,很快那个小小的心跳就偷偷的凑近,躲在他身边。
“可怜的小家伙,”阿不思安抚着,“在这里真的是很没有安全感......你永远都不知道外面会发生什么......你要出去......出去才好.......”
“出去就不会被人滚来滚去了吗?”那个神奇的小心跳问道。
“只要你能出去。”阿不思温和地说。
突然一阵炸裂的声音,像是大地裂开一样让人头皮发麻。盖勒特猛的往后退了两步才勉强躲开了那硬的像石头一样的蛋壳。一个欢快的金色身影扑了出来,扎进他的怀里。
阿不思突然从稀薄的空气中显现出来,一把抓起小鸡扔给了不明状况的阿不福思,然后转身一道魔咒劈向盖勒特。盖勒特躲闪不及,连连败退,最终被愤怒的阿不思从二楼扔了下去。

小鸡立在阿不福思肩上,困惑的偏着头。这两个用魔力滋养它成熟的人,为什么要打起来?

“实际上,我觉得这篇关于龙血的论文中的实验数据大多都是不可靠的,”阿不思对巴希达说,“您应该再考虑考虑——”
男孩在一旁眼巴巴的看着,试图插话:“我曾经在罗马尼亚看过野龙......”
又一次的,被阿不思无视了。他们已经冷战一整天了。梅林,盖勒特甚至不明白阿不思为什么生气。不过,道歉嘛,又不会少两块肉,盖勒特倒是很勤快,黏着阿不思了整整一天。至少到现在为止,他还没有遇到过沉重的让他无法低头道歉的场景。
其实这一天里,他的话要是没有一直用“我曾经xxxx”开头的话,阿不思可能会更快原谅他。

巴希达笑着走出了房间,留下了两个人独处。盖勒特看了一眼阿不思,发现对方并没有离开的打算,而是继续认真的翻看自己的论文,彻彻底底的把盖勒特当成了空气。
盖勒特故作成熟的叹了口气,抬脚向阿不思方向迈去。可惜他忽略了阿不思对无声无杖咒的精通,狠狠的被撂倒在了阿不福思的一堆羊毛袜子中间。他愤怒的从袜子堆中爬了起来,觉得自己对阿不福思的怨气值已经上升到了最高。
真是想什么来什么。门外传来一阵喧嚣,阿不福思顶着鸡窝一样的头冲进来,骂骂咧咧道:“阿不思,要是再不把这只鸡领走,我绝对要把它炖汤喝了!”
......
好吧,在阿不思把它扔给阿不福思之后,他们都忘了这个小可怜。
“小鸡”蹲在阿不福思头顶,奋力的挣扎着。盖勒特厌恶的看了一眼之后才发现,它其实是被阿不福思乱的像荒草一样的头发缠住了爪子,完全没有办法离开。
“小鸡”感受到两人熟悉的魔力波动,歪着头“唧”了一声,激动的扑腾着翅膀想要飞到盖勒特身边来。这下可好,阿不福思的几根头发彻底脱离了头皮。
“阿不思!”阿不福思难以置信的瞪着盖勒特手里的一团头发,而后者立刻就把它扔了,还一脸嫌弃的把那只小鸡拍的远远的。
“阿不思,如果你还是邓布利多家的人的话,我们今晚吃鸡肉。”阿不福思说,上前一步紧紧的把这个小家伙从地上捏起来,愤怒的瞪着盖勒特。
盖勒特完全是懒得理他,倒是老猫吓得不轻。它可能真的没想到自己的蛋刚送出去就要面临被吃的危险,铁石心肠如他也受不了了,跳到阿不福思面前嘶嘶的对着他冒冷气。
只可惜在场的所有人都把它当成了空气。阿不福思拎着小鸡的一条腿,气呼呼的出了门。小鸡到挂着,扑腾了一下翅膀,开心的唧了一声。
好玩呐。
老猫惨叫一声,拔腿追了出去。
盖勒特忍不住哈哈大笑,扭过头却看见阿不思平静的蓝眼睛。他受到鼓舞一般凑了过去,立刻被阿不思一个魔咒击中了。
好吧,他郁闷的看着面前的镜面,这就是阿不思研究一天的成果,他被关进了镜子里。
他没好气的盯着阿不思在镜子中的倒影,一边诅咒一边欣赏着对方英俊的面孔和漂亮的红发。阿不思站在镜子前,一向安静的蓝眼睛海洋中掀起一波小小的漩涡。
“聪明的德姆斯特朗先生,”他语中带笑,“看看您什么时候能出来呢?”

盖勒特也不知道自己在这里待了多长时间。镜子里很冷,寂静的冷。他很快破解出了阿不思设下的魔法密码,一句“狂妄狂”。
不得不承认,就是这句话把生气的盖勒特困在这里直到现在。
他觉得自己和阿不思一样聪明,他很快就发明了方法让自己可以轻松的在屋子里所有镜子中间穿梭而不是简简单单的被束缚在书房的镜子里面。他偷偷溜进阿不思房间中的镜子里,心满意足的盯着他换下长袍,换上便装;他钻进另一个房间,一个小姑娘正在安心的睡觉;他甚至能看见窗外,阿不福思升起了火,架起了锅,准备把小鸡煮了吃。
可惜这样的游戏玩久了就没意思了,他跑累了,也觉得冷了,蜷缩回阿不思屋子里的镜子中一动不动。他从一数到了一千,又从一千数到了一,阿不思还没有回来。他真的有点难过了,又冷又饿,却拒绝用那样“不光彩的”方法出去。他委委屈屈的缩起来,意识有一点迷糊。
等他再次听到声音时,他才迷迷糊糊的探出身子,正好和阿不福思面对面,鼻尖对鼻尖。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阿不福思的惨叫吵醒了半个山谷的人。他抄起魔杖冲镜子发出了一串魔咒,转身消失在黑夜中。盖勒特趁着这一波魔咒,也终于挣脱了禁锢,冲了出来。
他冷的站不直,毫无形象的摊在阿不思脚下。阿不思也没好到哪里去,漂亮的红发被烧焦了一半,头上立着那只小鸡。
“你竟然这么做!”盖勒特冲他大吼道,“然后你就把我忘了!梅林,我到底哪里做得不对了!”
他真的很生气,攥着魔杖的手都有些颤抖。他从地上爬起来,狠狠的瞪着阿不思。阿不思愣了愣,漂亮的蓝眼睛中写满了关切,伸出手去试探他的温度。
“你离我远一点!”盖勒特吼道,“你并没有自己想象中的那么强大,霍格沃茨,不要以为除了你所有人都会被愚蠢的魔咒禁锢住......”
“我没有觉得你会被禁锢住,盖尔,”阿不思不安道,他真的只是想教训教训这个聪明却骄傲的家伙。但是当他真的发现对方生气了之后,语气都温和了很多。
“盖尔,我没想到........我一直觉得你是我认识的最了不起的巫师。”
盖勒特一系列抱怨还没来得及发泄出来,就被这么一句话堵了回去。他看着阿不思微红的面孔,不可思议的问道:“你真的这么觉得?”
“千真万确。”阿不思望着对方,真诚的说。
盖勒特兴奋的跳了起来。阿不思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可怜的小鸡已经被扔了出去,稀里糊涂的落在了被子堆里。盖勒特放肆的笑着,凑近了他。
一个吻轻轻的落在了额头上。金发的男孩一跃而起,带着骄傲与愉悦冲出了邓布利多家。
ENG

补一下脑内剧场:
1.阿不福思:“乖,跳进锅里。”
小鸡:“唧?”
三秒钟之后,锅炸了。
2.阿不思:“乖,叫一声。”
小鸡:“唧?”
“......乖,你是一只凤凰,别学鸡叫。再叫一声。”
“唧唧。”
“养歪了养歪了......”

“你要知道,我们就是把它当鸡养大的......”


评论

热度(9)

  1. 委蛇与止息关上门 转载了此文字